我心中的张存浩先生
我心中的张存浩先生
www.zch.dicp.ac.cn    发布时间:2014-01-10 16:11    栏目类别:仰止先生
葛树杰

      我是1964年来化物所工作的,到今年8月就有50个年头了。在此期间,我与张存浩先生一起共事近20年。在研究室工作的时候,我是张先生的业务秘书。1985年底我调到科技处工作,1986年张先生开始任化物所所长,于是我又是跟张先生一起共事。因此,无论在学术上,还是在生活上,我对张先生还是有一定了解的。

      张存浩先生一生为了国家的科研事业发展呕心沥血,做出了杰出的贡献。张先生取得的成就不是偶然的,我深深感到张先生在日常生活中为人谦和,平易近人;在科研工作中,他眼光敏锐,思维超前,对待工作严肃认真,一丝不苟,处处体现着“追求和执着”。“追求”是他的崇高理想,“执着”是他的奋斗精神。他追求着世界科技领域发展的前沿目标,始终以我国国民经济建设和国防科研的需求为己任。一如既往的追求和无比执着的态度,是留给我最深的两点印象。

      谈到对科学的追求,张先生所选的科研题目都是针对国家和社会的急需,都是围绕国民经济和国防建设来展开的。对于这点,从他从事过的几项主要工作足以说明。

      张存浩先生于上世纪五十年代初从美国毅然回国,并于1951年来所工作。当时我国还没有发现大的油田,石油供应不能满足新中国建设的需要。面对国家的需求,张先生做为课题负责人之一,率领团队承担了水煤气合成液体燃料的研究工作,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取得了突破,使合成产品的收率达到了国际领先水平,并于1958年在石油六厂建立了一座年产3000吨合成油产品的示范工厂。

      六十年代初,美国不时派出U-2高空无人侦察机入侵我国领空甚至腹地窥探情报。当时我国米格战斗机最高升限只有1.7万米,而美国U-2无人侦察机的升限达到2.2 ~2.4万米。因此,我国的战机想拦截U-2飞机是很困难的。为此,国防科委、中国科学院和三机部联合下达任务,要求尽快想方设法解决这一问题。张先生怀着为国分忧的思想,率领科研团队果断承担起这一任务。他创造性的提出,把火箭发动机助推器应用于飞机上。这样,在火箭助推器的推动下,战机就可以“冲”到U-2飞机的飞行高度,打掉它。研制过程中解决了总体设计、推进剂生产、火箭稳定燃烧、地面联合试验以及试飞和高空推进剂的点火等各种关键问题,研制出试飞样机,并已由沈阳飞机制造厂改装飞机。但后来因受文化大革命影响,没有上天。虽然没能将装有火箭推进器的飞机送上天,但是,这是世界上第一个把火箭用于飞机助推器的技术和想法。纵观美国现代的航天飞机也是采用类似的技术手段,将其送到了太空,足见当时张先生的思维极具前瞻性。

      张存浩先生的第二个特点就是对科研工作持之以恒的执着精神,他所从事的科研工作总是能先人一步,并坚信不疑。因此,他34岁就成为了化物所最年轻的研究员,52岁就成为了中科院学部委员(1991年改称院士)。进入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张先生又根据国家的需要和我所的基础转而开始了化学激光的研究工作,并一步一个脚步,一年一个台阶,取得了一个又一个成绩。

      张先生要求科研团队,一旦确定了一个科研项目,一定要争分夺秒的尽快做出成绩,并且要“目不斜视”,不能分散精力,不能三心二意,这样才能出成果。在化学激光的前期工作中,相继开展了不同体系的化学激光研究,如,CO2气动激光,F2/CS2燃烧驱动的连续波HF化学激光,F2和H2/D2燃烧驱动的连续波HF /DF化学激光,微波驱动的HCl化学激光,燃烧驱动的NF、IF可见光波段化学激光以及NF3+H2/D2燃烧驱动的化学激光新体系和CO2激光应用等研究。

      张先生在对连续波和脉冲HF/DF化学激光体系存在问题充分论证,并参照国外化学激光研究动向的基础上,当机立断,果断的将研究重点转向脉冲氧碘化学激光和连续波氧碘化学激光的研究,并坚定不移的为之探索。但是,到了80年代中期,国家科技体制进行改革,由此引发拨款制度的变革,科研经费不再按照以前“大锅饭”式的事业费形式划拨,而是按照项目进行拨款。由于当时化学激光研究未列入到国家科研计划中,因此,导致其科研经费来源成了问题。1987年我所也出台了新的课题核算制度,开始实行“经费预算使用手册”。此时,张先生虽然很是着急,但他坚信化学激光这个研究目标没有选错,于是他采取了一些措施解决当时的困难。一是千方百计多方面争取经费。于是派我带着他的亲笔信专程到中科院计划财务局借钱,又派陈方和我到北京联系,想把当时已经不再使用的HF化学激光器转让出去,以此获得部分经费支持;二是通过人员分流的方式节省开支,将研究团队的一部分人员调整到公司,一部分人调整到分子反应动力学,保留了一支精干队伍。总之,张先生的执着精神,鼓舞他带领团队解决了一个个困难,支撑着化学激光研究度过了最为困难的一段时期,迎来了机会。到了1986年,国家启动重大科研计划。闻得此讯,张先生异常高兴,积极运作。在列项论证会议上,经过据理力争,终于将化学激光项目列入了国家重大任务发展计划中。从此,化学激光如鱼得水,“雨露滋润又逢春,柳暗花明又一村”,化学激光逐渐成为一匹黑马,一步步奔向更高的科研目标。

      回顾化学激光的研究历程,张存浩先生带领化学激光团队“目不斜视”的一干就是40多年。四十年之际,张先生挥毫为科研团队题词:“献身科学挑战前沿,锐意进取不断创新,努力拼搏勇攀高峰”。如今,化学激光团队已经发展到72人,平均年龄41岁,形成了一个年轻的、富有朝气的、具有创新能力的团结战斗的团队。实验室也从以前的几个分散小楼,建成了11400多平方米的两座现代化实验大楼,并成为了中科院重点实验室。所有的这一切,都与张存浩先生等老一辈科学家永远的“追求和执着”,筚路蓝缕分不开的。我相信,化学激光团队一定会沿着张先生的足迹,继续为国家科技发展和国家建设做出更大的贡献。

化学激光老实验楼

化学激光新实验楼

Copyright © 2013-2018. 中国科学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管理